年度最大尺度港片未满18岁慎点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2-01 19:06

  昨晚零点,你们都去刷《敦刻尔克》首映,小编却只能宅在家《失眠》,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第二天开学。抱着被子看完《失眠》的凌晨,本来就够瘆人的,结果一刷朋友圈,满屏《敦刻尔克》,就更加睡不着了。又想起那句:快乐是你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迈入中年的黄秋生,几乎不再触碰他的老本家去演变态角色,反而选择面目特征没有过分突出的角色挑战,从喜剧人物到英雄人物,各个都能手到擒来。时隔二十年,黄秋生再次联合邱礼涛,上演一出尺度惊人的恐怖戏,这一次,他说是最后一次饰演变态。

  因尺度过大,《失眠》被香港电检处划为PG-18,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未成年人不宜观看。所以《失眠》自然不会被引进内地,此次在大陆互联网上流出的资源是等到港版的DVD、蓝光发行之后才有的。

  影片《失眠》讲述了专攻睡眠的研究学者林惜家(黄秋生饰演)一生想要进行人类失眠极限的实验,他意外地遇上了诗雅扮演的曾经的红颜丘梦熙,她常年被失眠症困扰,于是成为了林惜家的实验体。无独有偶,其实林惜家的父亲林醒(同是黄秋生饰演)就是曾被诅咒,并且被失眠症困扰的重度患者。

  1941年到1945年,在处于日占时的香港长大的林醒为了保护家人,去日本所建立的慰安所做翻译。在慰安所里面,林醒见到妇女被强奸,虽然痛心疾首,却没勇气去拯救她们,内心充满了负罪感。

  45年后,林醒患上了失眠症,林醒的孩子林惜家成为著名大学医学院教授,林惜家对父亲林醒患上失眠症以后的事记忆犹新,但是他始终不相信父亲的行为是因为受到诅咒。为了研究这种致死性家族失眠症,林惜家开始了恐怖实验……

  黄秋生需要在《失眠》中一人分饰两角,儿子林惜家和生于抗日时期的父亲林醒。虽是父子二人,但两位主人公的性格迥异。

  父亲林醒是典型的老好人,他老实、懦弱、善良、好心肠,为了使家里人食足饭饱,不惜成为他人口中的“汉奸”,用尊严给朋友换来一斗米和五花肉,却还要看着他人的脸色。但他有苦心里咽,处于那个年代能活下去已是万幸。

  儿子林惜家却是个执迷于睡眠研究的科学怪人,表面上是人们尊重的大学教授,心里实际瞧不起每个同事,认为大学没有够批准他关于“人类究竟可以不需要睡眠到多久”的实验是一项彻底错误的决定。在林惜家脑子里,住着的是一个令人背脊发凉的变态偏执狂。

  林家栋在《失眠》中饰演的角色与父亲林醒同处一个时代,是一位贼眉鼠眼的日语翻译官,同时还掌管着当地的妇女慰安所,他的魔爪伸向了每一个良家妇女。

  日军发现了林醒通晓日语,于是把林醒抓去帮助日本政府做事,同时也被分配给林家栋做下手。平时,林醒的任务之一就是给慰安妇清洗身体,为她们提供食物。

  在一次日军洗劫百姓的任务中,茅山道士侯家遭殃,他家的两位女儿也被一并抓去充当慰安妇。侯家姐姐因是家中长女而被迫代替无男仔的家庭向父亲学习了茅山道术(这里可以回顾下港产僵尸系列《僵尸先生》),学会对人使用邪术,因为某次炼丹炉的事故,姐姐的一只眼睛变得异常恐怖骇人,而妹妹则是天真无邪,整日在家不学无术。

  日军举行“选妃奖赏”,善良的林醒迫于淫威只得匆忙间选择了侯家妹妹带回家,而姐姐之后的日子可想而知。

  在被无数日军凌辱后,不堪屈辱的姐姐失去生命。死前一秒,她认定面前这位看似可怜巴巴在喂她吃饭的男人实则是个不可饶恕的卖国贼,于是对林醒下了诅咒。从此,林醒患上日夜不眠的恐怖病症——失眠症……

  数十年之后,来寻找林惜家治病的丘梦熙其实是当时的大走狗林家栋的后代,她的先辈也同样因为难缠的失眠症陆续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影片中最令人窒息的桥段,莫过于结尾的10分钟,其大尺度的场面甚至超越了80、90年代的那种B级电影。

  中邪的林醒终于在连续失眠十多天后彻底爆发了,他整个人像被地狱恶魔附了身,双眼狰狞,目露凶光,面无血色,犹如行尸走肉般,更恐怖的是,他拿起身边的菜刀见人就砍。

  在一个雷电交加的雨夜,林醒将侯家妹妹活生生剁成碎块,鲜血飙到数米外,她的头颅被抛掷街头,犹如一个漏气皮球,再无生气。

  紧接着,全片最精(惊)彩(吓)的一幕出现了!着了魔的林醒将驻地的日军高层五花大绑,嘴里唱着:“月光光,照地堂”的民谣,却磨刀霍霍向猪羊,手起刀落……

  此时的林醒就像是个力大无穷的怪人,当日本军发现他并朝他扫射时,他竟然可以挨下数枪子弹,仇恨的目光宛如利刃,砍向每个在这片土地烧杀抢掠的日本鬼子。

  在实验过程中,林惜家偷偷地将原来的安睡气体换成了使人亢奋的N-GAS,在连续十多天的失眠之后,丘梦熙也和日侵时代的林醒一样,宛如一个吃人的莽兽,在实验室内啃食起自己的血肉……

  在实验室外终于看到自己完美实验作品的林惜家,在门外邪魅得扬起了嘴巴。他走进实验室,将丘梦熙的身体有滋有味得吞噬进嘴里……上一代的恩怨,在这一代以如此“瘆人”的方式做了个了断。

  影片最后10分钟尺度之大,就算是演惯了B级片的黄秋生本人都惊呼:此次拍摄有些紧张。黄秋生说:“ 我做了从影生涯中从未做过的事,有一幕我需要手执一个男性生殖器,一刀切落去,画面血腥程度达四级类别!”

  这次的道具也都选用了最顶尖的配置,逼真效果有如看真人表演一般,可以想见当刀割下去的那一刹那,在电影院里的观众是有多么的“痛苦”!各种实验大胆地挑战我们感官神经的极限。

  1997年之后,香港电影进入了一个尴尬的时期。大批香港导演北上,却落了个水土不服的境地。杜琪峰坚守香港,成为一根标杆。邱礼涛也有精品出炉,却始终不温不火。

  有人形容他是港九鱼龙混杂的殖民地历史所培养的特殊气质,通俗与低俗并举,却丝毫未向其妥协,犀利不减当年,将cult进行到底,足见他个性执拗,思想顽固,真是贴切十足。

  几乎邱礼涛所有的B级电影,都是以表面邪典的夸张技术来阐述深刻的人文思想。比如《的士判官》,他就是以恐怖的连环司机杀人案来控诉社会对于出租车行业恶劣现状的冷漠。

  再比如,在1997年,邱礼涛还执导过《等候董建华发落》,清一色素人演出,讲述1986年香港判决奸杀一对情侣的年轻人,判决有点1984味道:等候英女皇发落。

  这次黄秋生再次与邱礼涛携手合作B级片,简直是触动了邪典粉丝的每一根兴奋神经!《失眠》这部电影,除了他骇人听闻的极端暴力场面外,还隐藏着一个更为人心寒的历史秘密——影片中出现的对于失眠症患者最后精神病发致异样的行为,其实灵感来源于著名的“苏联恐怖睡眠实验”。

  传闻,在二战时期,前苏联曾经秘密组织过一起极为不人道的实验:“他们想知道,在兴奋气体的作用下,人类究竟可以多久不用睡觉。”传闻,在这个实验进行到第14天之后,所有的实验体在室内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并且开始呢喃:“我不想再获得自由了!”当研究人员发现异常,冲入实验室时,室内的情况已经远远超出了可以控制的范围。

  一人已经死去,他的内脏、器官统统暴露在外,他的血液与水混合在一起;另外几位则是如同骷髅恶魔,不仅力大无穷,还在啃食自己的躯体,对于工作人员要求释放他们感到反对,并且不时地发出令人心底发毛的恐怖惨叫。

  有几位工作人员因为受不了这人间地狱的惨状而选择自杀,有的在与实验体抗争时被活活打死,有的则是哭着逃了出来。关于“苏联恐怖睡眠实验”更具体的信息,大家可以去互联网搜索,由于过于残忍、变态,在此不多赘述。但关于这个实验的真伪到现在都是众说纷纭。

  邱礼涛的这部《失眠》,灵感就是来自于这个反人道的恐怖实验。黄秋生也在接拍《失眠》对外宣称,这应该是自己最后一部尺度的B级作品了。

  虽然这类的Cult电影一时看起来酸爽,但其背后的人性探讨更值得我们再三回味。最后,放出大家期待已久的电影《失眠》资源,建议胆小的朋友可以结伴观看。